验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验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永利降准不能成为货币政策的禁区

发布时间:2020-03-26 14:12:41 阅读: 来源:验钞机厂家

王永利,海峡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共享金融100人论坛理事长

财经讯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的2018中国财富论坛于7月6-8日在青岛举行,今年的主题为“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财经对本次论坛全程直播。

海峡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共享金融100人论坛理事长王永利在论坛上表示,降准是不是成为货币政策的禁区。我认为不能,首先有结构性调整的东西,十万亿以上的拆借出来,压掉五万亿,剩下五万亿同时降准,这边降准那边收回。总量的流动性不会产生大的影响,结构调整会直接回到缴存的银行身上,中间的环节大大减少了,不再是央行对大银行,大银行对中小行,是直接回到你缴存的机构的身上。

王永利同时指出,我们国家是保持了很高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同时又推出了存款保险制度,这里边有没有重叠,我们要不要在维持存款保险制度的同时,加快压缩法定存款准备金,怎么压缩呢?就是央行外汇储备有没有可能拿出一部分,由财政发行专项国债,就是面向存款准备金来发行。政府买下来,把钱给央行,央行降准,这个钱又回来,这一块进一步降低。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永利:金融服务实体,在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都反复在强调,金融要回归本源,坚实服务实体经济的基础,同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坚决把住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保证稳定的前提下还要推进金融的改革开放。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去年以来,服务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推进金融改革开放,成为三大金融领域的主要任务。相应的去杠杆、调结构、防风险、促改革,各种措施都在推出。总体来讲,今年我们的去杠杆力度还是不错的,M2的增长和融资的变化。但是,到5月份以后,又出来一个明显的问题,好像社会上反映流动性紧张的问题非常尖锐,强烈呼吁放松金融政策和金融监管。

今年以来,货币当局定向降准,定向拆借,定向贷款不断地在进行,也是基于不让这个钱留在金融体系内,不让它流出去。我们银行间的基金利率,水平都是下降的,流动性不是相对充裕的。但是有个问题,社会上,或者实体经济层面,这个流动性非常紧。出现了传导机制的问题,出现了梗阻,怎么打通,大家都提出了很多想法。不光金融要发力,实体经济也要发力,整个宏观都要发力。

我聚焦在一点上,就是我们现在怎么样来压缩或者缩短资金传递的流程,缩短环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大家有没有看到,中国在整个资金投放,从源头上到最终投放到社会上,我们的环节,我们的流程,跟美国去比有什么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有政府,有国有,直接参与其中。在金融体系内,央行是最大的资金投放体,一般我们说银行最后贷款人的定位不大相符。我们银行现在拆出来的资金不低于10万亿,如果银行说下个星期我不做市场操作了,市场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第二,在金融体系内有很多档次,大银行对中小银行,中小银行对非银行机构,在体系内层层传递,每个环节都要收点过桥费。出了金融体系,大家又会看到,说融资难、融资贵,原来在没有实施严格监管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是容易拿到钱的,央企也可以拿到钱,地方政府是一级,央企是一级,每一层每一层再要往下转,效率和成本显然不一样。

第二,现在从资金供给侧角度看,我们货币总量已经超过174万亿了,是全球最大的货币总量体,同时也催生出了中央银行的银行资产负债规模,催生了最大金融资产负债规模,刚刚披露的全球最大的资产银行里,四大银行都排在前面。有个问题,从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看一边冻结了将近20万亿的法定资产准备金;另一方面,2016年后不再实施普遍降准,定向实施降准。市场流动性紧张,央行为了维持金融稳定,又进行对外拆借资金。2015年两万多亿,2016年八万多亿,2017年十万多亿,一方面冻结了一块资金,一方面拆借了一块资金,资产负债同时上升。这是结构问题,但是大家看到法定准备金的年利率只有1.62,维持多年没有变化,央行拆借出来的资金,有各种时间段的,但是年化利率是多少呢?显然大大高于1.62。这里边就有一个很大的利差,利差转嫁给商业银行身上去了,商业银行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往外转移。这个合理不合理?一个集中的东西就是降准是个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政策,降准是不是成为货币政策的禁区。我认为不能,首先有结构性调整的东西,十万亿以上的拆借出来,压掉五万亿,剩下五万亿同时降准,这边降准那边收回。总量的流动性不会产生大的影响,结构调整会直接回到缴存的银行身上,中间的环节大大减少了,不再是央行对大银行,大银行对中小行,是直接回到你缴存的机构的身上。当然,现在以央行调控货币政策的来说不能十万亿全部压下去,至少要保存一部分,有五六万亿、六七万亿的余地可以调。即使压了,还有法定存款准备金怎么办?

还有第二个问题,在2015年在保持很高水平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的基础上,推出存款保险制度,大家有没有研究这个问题,2005年在说推存款保险制度,推了十年,存款保险制度和法定存款准备金制度是什么概念?法定存款准备金准备什么?就是系统存款出现严重问题的时候拿出来,重点是保支付。存款保险是干嘛?目标是一样,只是方式方法不一样。大家认为法定存款准备金是行政手段,存款保险制度市场化更明显。有了存款保险制度,法定存款准备金慢慢退出了。我们国家是保持了很高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同时又推出了存款保险制度,这里边有没有重叠,我们要不要在维持存款保险制度的同时,加快压缩法定存款准备金,怎么压缩呢?就是央行外汇储备有没有可能拿出一部分,由财政发行专项国债,就是面向存款准备金来发行。政府买下来,把钱给央行,央行降准,这个钱又回来,这一块进一步降低。

所以,我认为中国从资金供给侧,结构性调整这方面是有非常大的余地的,因为到现在为止,在全球基准利率水平危机过后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中国是割裂的。一年期国债风险利率在1.5上下,今年高一点是3.5。如果把融资整个水平下行之后,其它的改革才会出,否则刚才讲的一系列改革可能连落地的机会都没有。这是我跟大家交流的主要事项。谢谢。

张燕冬:谢谢王永利行长,就是要压缩这个流程,提高这种融资的效率。我这边有一个问题想问,因为您曾经来自于中国银行,您这里面有没有部门利益的嫌疑,你的本质是要个银行归还存款机构的法定准备金,有没有这种嫌疑,你要分解银行的意思。

王永利:我现在已经离开银行,没有任何指向,我们是站在某一角度看某一个东西,现在金融改革改革开放必须把金融放在整体来看,从源头去分析。如果不这样,我们要找出的问题太多了,你要想所有问题都解决,那永远解决不完,所以现在要找聚焦点,最重要的东西在哪儿?我们有条件落实才行,抓紧时间去推,我不代表银行。

张燕冬:您认为在操作上还是可行的。

王永利:我认为完全有操作的空间。

张燕冬:清友怎么看?

管清友:要从源头降下来,特别是现在这个当口,主要是要跟国务院说清楚,什么是解决思想意识问题。另外我要提到一点,我们现在降准要比2016年底前更有条件,因为经历这一轮去杠杆,特别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我们相当于把原来影子银行的规模大大压缩了,举一个不是特别恰当的例子,现在传导机制,有点像物理学讲的串联,原来我们是并联的一个套路,有银行系统,有影子银行,现在影子银行大大收缩了,信托很多非标业务不能做了,这时候降准有很大的必要性,同时对降低整个社会平均融资成本,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用处的。

得了白癜风该怎么办

贾永忠主任医者初心为患者的甲状腺健康不懈努力提醒患者要小心甲亢的危害

刘泉鹏讲解出现肌肉痉挛的原因有哪些